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aobeigf的博客

京华烟云缭眼过,运河潮头辽北风。

 
 
 

日志

 
 

《吐尔基山墓主是晋国夫人.独家》(三) .  

2014-12-24 05:3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归一到粘睦姑                       吐尔基山墓主归一到粘睦姑之前,必须澄清对几个历史问题的认识。只有从唯物辩证的历史观出发,才能端正对契丹民族的认识,以后的考释和论证才能有共同语言基础。                     1)、契丹民族是古老而稳定的民族。                契丹民族最早可以追溯到三国之后的两晋,西晋时从宇文部或慕容部分离出来,东晋五胡十六国时期它并不属于任何国家。公元337年,辽东公慕容皝建立前燕,它就以奈曼旗境内燕长城为南界,生活于现在烏力吉木仁河以东,新开河以南,西辽河两岸。西与库莫奚,东与夫余国为邻。在通辽市与舍伯吐之间发现距今6000年至5000年之间的大规模古人类聚落遗址,被命名为哈民忙哈史前聚落遗址,说明几河之间早有稳定的人类共同体。契丹人到独立建国前至少在现在的通辽地区生活了大约600年。唐朝史家李百药撰写的《北齐书》载,北齐文宣帝高洋,天保三年(公元552年)以后连年出塞 ,伐库莫奚,俘获甚众。天保四年大败契丹,虏获10余万口,杂畜数百万头。说明这时契丹人已颇具规模,早已形成自己的文化共同体。在北齐晚期有一位名将耶律光,这是宋人著《三字经》,明人注所言(岳麓书社版),而《姓氏考略》(清道光-咸丰1821-1861)把“斛律”复姓考成“斛”字单姓,再后人把“耶律光”写成“斛律光”。契丹人到隋朝(581年-618年,或630年)时,扩展到洮儿河以南,形成靴子型版图,吐尔基山就是靴子型的脚踝骨处,这里也是契丹人的祖地。这里现在婚丧嫁娶的习俗,与《辽史》描述的基本相似。婚俗中:相亲、娶亲、接亲、下车、过门与皇帝纳后仪、公主下嫁仪相似,如婚礼的前一天男方也要向女方家送“离娘肉”。在丧葬中:小敛、大敛、坟茔的序列和方向等至今保留着辽代旧俗。一些史家们说:“与宋朝对峙一百多年的契丹民族,象猎鹰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一个极端可笑的说法,人类学的一个基本原理是地理环境决定论,契丹最后一个皇帝天祚帝被推翻,换成女真人统治,接着蒙古人、明朝后期换成鞑靼人、再接着是滿族人,但是,这几十万平方公里的原著民一直没变。他们形成了一个稳定的文化共同体,直到今天。                           2)、契丹王朝有严格的丧葬规制.                  辽太祖奋自朔方,及宗继志述事,以成其业。文义武卫,足以成一代之规模。有国渐大,设制尤密。《辽史》礼志六篇其一则为丧葬,虽言帝后葬礼,然则上行下效。臣僚爵秩,命妇品级,各有规制。太祖时,其弟媳寅底石妻涅里衮,上素恶之,巧计“涅里衮自缢圹中,并以奴女古”此为令。理虽天设,情由人生。                      太宗时,“人皇王妃萧氏薨”诏东丹吏民为其王倍妃萧氏服丧。天显十年春正月皇后崩于行在。二月百僚请加追谥不许,以理制情,礼之用行。                                穆宗时,政事令耶律娄国,世宗耶律阮同母弟谋逆,穆宗下诏“缢于可汗州西谷,诏有司择绝后之地以葬。”说明这时“有司”负责,相地和占卜(看风水),有了自己的堪舆”,如同现代不能入祖坟。从中看出族群墓地是依一定“堪舆”有规划的呈某种空间分布。          圣宗时,由于宰相室昉等详细记载史实,更可看出辽朝的丧葬制度。统和年,“故南院大王谐领已里婉妻萧氏奏夫死不能葬,诏有司助之。“赐公主胡骨典葬夫金帛、工匠。” 西南面招讨使秦王韩匡嗣薨更具典型。“遣郎君班哀赐秦王韩匡嗣葬物。”同时,“诏吴王稍领秦王韩匡嗣葬祭事。”吴王稍为上京留守行临潢府尹事 ,辽世宗同母弟,辽景宗保宁元年(963年)封为吴王。这说明领葬祭事者资历相当,以示尊卑。在距吐尔基山辽墓不远的扎鲁特旗“耿淑仪墓”和奈曼旗“陈国公主墓”的墓志铭上都写明皇帝诏诰、领葬人、墓志铭撰写人,从两墓内葬品看,爵位品级明显低于吐尔基山辽墓,而该墓既没有墓志铭,也史无记载,可是,墓內陪葬品规格之高是已经出土辽墓中少见的,一定有朝廷旨意,但墓室又相对简陋,其背后一定另有隐情。这为归一到粘睦姑提供了重要线索。  3)、吐尔基山墓之葬礼是在禁杀牲之前. 《辽史》第十三卷  圣宗本纪:统和十年(公元992年)后,圣宗连续下诏,“十年春正月丁酉,禁丧葬礼杀马,及藏甲胄、金银、器玩。”十一年,十二月“丁卯,禁丧葬杀牛马及藏珍宝。”十二年五月“乙未,诏复定礼制。”“六月丙午,诏世选宰相、节度使族属及身为节度使之家,许葬用银器;仍禁杀牲以祭。”而吐尔基山墓门左侧耳室清理中,仅有动物烧骨和铁熨斗,铁熨斗是用来修马蹄,挂铁掌用的。动物烧骨可以是马骨,也可能是送终车用牛骨或羊骨。从这一点看,该墓葬是在992年之前。从出土的大量金银、器玩、珍宝和鎏金鞍勒来看,不仅证明是在992年之前,或可说明墓主身份高于宰相、节度使族属。由此可见,具备此条件的范围大大缩小。在938年到992年之间,经历了太宗、世宗、穆宗、景宗、圣宗五朝。在后三朝贵族中,“一帐三房”和萧氏后族基本稳定,内命妇之后妃要陪皇帝陵;公主要隨萧氏夫婿同墓,萧氏家族墓多分布在努鲁尔虎山南麓东至法库叶茂台一带。在这五十多年间外命妇只有粘睦姑爵位最高,太祖封其“晋国夫人”。国夫人尊贵到什么程度?人们自然会想到唐朝“一门杨氏,三国夫人。”这是说杨贵妃姐妹。杜甫在《丽人行》诗这样描述:“就中云幕椒房亲,赐名大国虢与秦。紫驼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盘行素鳞。”又在《虢国夫人》中这样描述其招摇、骄纵和显赫:“虢国夫人承主恩,平明上马入金门。却嫌脂粉涴颜色,淡扫娥眉朝至尊。”粘睦姑封为“晋国夫人”,可不是靠颜色,而是与国运至关,这也是她死后不能书写墓志铭的难言之隐。后续慢慢道来。                             4)、被人忽视的滥木头堆和军令器.                 据有人考证达斡尔族的祖先是契丹人,我没有理由排除,即便是真,也是契丹人逃窜山林中的“狼孩”。把吐尔基山这么高规格的辽墓考证成类达斡尔族的萨满巫师是把辽史过于原始化和低级化,是对契丹民族文化水准和戎政知识低估。盛唐,武则天把李尽忠的名字改为李尽灭的故事,很多人都熟悉。这位李尽忠为武卫大将军、松漠都督,统契丹八部部落联盟首领,大贺氏窟哥的孙子,唐朝廷赐姓李。《新唐书》、《旧唐书》中说,公元695年6月,李尽忠率部举兵反唐,攻陷营州(今辽宁朝阳一带),自称“无上可汗”。直到公元697年5月两年间,四次战役两次打败唐军,其中,黄獐谷之战,唐军几乎全军覆没。“黄獐谷战役”是中国战争史上诱敌深入、设伏歼敌、以逸待劳、以少胜多的典型战例。后来,李尽忠病死,孙万荣接替了他的位置,武则天遣二十八将齐发,继续出击契丹,终于讨平契丹。改李尽忠为李尽灭,孙万荣为孙万死。足见契丹人的智慧和胆略。只有站在和契丹人一样文化水准的高度,才能正确考释该墓160多件珍贵的出土文物。
  我们再回到吐尔基山墓内的考释中。打开红褐色石门,还有一道木门,两门之间的泥土中清理出小铜铃,木门框底压着一四棱门铎,这是木门里悬挂腐烂、多年冲击,木门下沉所致。这些铃和铎说明,想进墓主宅第要有信号,如同现在电门铃的作用。墓主彩棺正面有两个贴金侍卫,各持骨朵,说明墓主是有警卫人员。墓主究竟是什么爵位?棺内的衣、冠、带已经部分说明,另一重要证据被所有人忽略了。当打开木墓门,供案左侧有横三竖四的方木头,它们是干什么用的?如图一。          这是一辆送终车,《辽史》载:“送终车,车楼纯饰以锦,螭头似银,下县铎,后垂大毡,驾以牛。上载羊一,谓之祭羊,以拟送终之用。亦赐公主。”这是契丹人特有的风俗,公主下嫁时朝廷赐予的。“公主下嫁仪:……赐公主青幰车二,螭头、盖部皆饰以银,驾驼;送终车一,车楼纯锦,银螭,悬铎,后垂大毡,驾牛,载羊一,谓之祭羊,拟送终之具,至覆尸仪物咸在。”从横三竖四的方木头中依稀可辨,我们把它组合成车状。木门为肩舆,其上三根不等长立乘支撑三根横木成尖顶,即:搭在横乘上的长木方抬起,放在中间成脊梁;左侧与门相连一根木方右端抬起,与左侧立乘顶端相接;右侧木方抬起与木门腐烂的立乘顶端相接;前两根立乘由木三角形勾连,以“后垂大毡”之用。上挂銮铃,下悬铜铎。对于车马为家的契丹人,在新婚燕尔喜庆之际,却赐予“送终车”,这是契丹人独有的习俗,说明死者生前是王后、王姬,或者是郡公主以上才能享受的待遇。模拟死后可以是生活用车,也可以是战车。在墓室门的左面,出土了大量的马具和兵器,光马具按饰件分就发现了三副。金镶玉的,银的,镶银的马鞍。兵器,除战刀外,有钲、铙、铎、鼓和号角等军令器。            从第二幅图看,在塔拉所长身后,可以清晰看到银号角,当初是掛在车立乘上,所以木乘腐烂后,仍立附于其上。
以下是出土的两个很完整的号角。在吐尔基山辽墓考证中持皇家御用萨满说的学者把号角和鼓当作神器和法品。笔者把号角和鼓连同钲、铙、铎联系起来,认为是从远古到近代军队发号施令用的军器。在不太遥远的时候,有一首词《西江月 井岗山》,其中“山下旌角形银号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鼓角出现在战斗的画面中。“号角”有个别称叫“一双”,这也和契丹人有关。东晋将领、书法家庾翼(305年-345年),有志攻灭胡虏、收复蜀地,派使者向东与燕王慕容皝相约北攻,翼与燕王书云,今致画角一双。孔雀眊二枚。这时,燕王慕容皝的“前燕”,北以奈曼旗燕长城为界与契丹相邻,西北与契丹同语言的库莫奚相邻。这一掌故之后,号角别称之一为“一双”,通常成对出现。另外的别称:“出营鳴”、“夜吹警”、“二龙齐吟”、“两凤双鳴”等。《契丹国志》载:“戎主吹角为号,众即顿舍,环绕穹庐,以近及远。”《辽史.兵卫志》载:“及暮,以吹角为号,众即顿舍,环绕御帐。”士兵多寡,号角手名分不同,《唐书.百宫志》:“卫士六百,为大角手。”        鼓角中的鼓,也是军队战时发令用的,现在还有一句歌词“东风吹,战鼓擂。”《左传》说“凡师有金鼓曰伐,无曰侵。”即偷袭也!《唐六典.武库令》“凡军鼓之制有三。一曰铜鼓,二曰战鼓,三曰铙鼓。”自古以来,鼓是战令,人们熟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契丹人也不例外。《辽史》载:“每军行,听鼓三伐,不问昼夜,大众齐发。”   铜钲是我在挖掘现场的记录视频上看到的,塔拉所长指着钲柄说:“木头还没有全腐烂。”有柄无舌另物敲击而发声为钲。《诗经》有“钲人伐鼓”句。《周礼》“以金镯节鼓。”镯即钲也。所以钲也称“节鼓”。用以调节鼓手击打战鼓节奏,发出不同的指令。            “铙”是我在视频中看到的。铙是用来止鼓的。“鸣铙止鼓”就是出自《周礼》,郑注说:“铙如铃,无舌有棣,执而鸣之,以止击鼓。”长期演进,代之以摇铃、锣、镲。                   铜铎,我们从视频的画面可以看到,至少清理出三个铜铎,而且铎舌清晰可辩。铜铎也不是娱乐乐器。《释名》:“铎度也,号令之限度也。”所以铎也称“限度”。《周髀》释为“百人之师执铎”,故又称铎为“百人师执”。                            吐尔基山女墓主的陪葬品中出现周礼四金,仅缺金錞。唐制效周,《唐六典》“金之制有四。一曰錞,二曰镯,三曰铙,四曰铎。”金錞常为帅鼓,现在人们所说“鸣金收兵”,指此“四金”。对这些军令器常概括成鼓进金收。女墓主具有对军队的指挥权,这为归一到粘睦姑提供了更为直接的线索,一定是有私甲的侯伯级命妇。                5)、粘睦姑其人.                         在关于辽代的史籍中,粘睦姑的名字只出现三次,是一件事的开头和结尾。这一件事就是辽代初期阿保机建国称帝,发生三次“诸弟之乱”。辽史记载,在辽太祖五年至七年,也就是公元911至913年,耶律阿保机的弟弟剌葛发动叛乱,四个同母弟全部参与,分别是剌葛、迭剌、寅底石、安端,异母弟耶律苏从中斡旋。第一次谋反,“安端妻粘睦姑知之,以告,得实。”结果是“出剌葛为迭刺部夷离堇,封粘睦姑为晋国夫人。”913年,平息诸弟和诸帐族之乱。“首恶剌葛,其次迭剌哥,上犹弟之,不忍置法,杖而释之。以寅底石、安端性本庸弱,为剌葛所使,皆释其罪。”“剌葛妻辖剌已实预逆谋,命皆绞杀之。寅底石妻涅离胁从,安端妻粘睦姑尝有忠告,并免。”914年,“秋七月丙申朔,有司上诸帐族与谋逆者三百余人罪状,皆弃市。……实不得已而诛之。”第二次大批诛杀显贵是在阿保机去世和立皇帝之争中,述律平排除异己,杀害一百多位显贵,其中包括暗杀寅底石。契丹王朝最为贵族是“一帐三房”和萧氏后族,依正史排查,到会同元年(938年),孟父房剩耶律屋质 ;仲父房剩耶律羽之;季父房只剩耶律安端。太祖时,上尊号,元神册,正班爵。“三年春正月丙申,以皇弟安端为大内惕隐,命攻云州及西南诸部。”大内惕隐,掌四帐皇族之政教。一帐三房,谓之四帐皇族。大内惕隐之职责,从耶律义先拜惕隐,戒族人曰:“国家三父房最为贵族,凡天下风化之所自出”。其妻,每见中表,必具礼服。义先以身率先,国族化之。大内惕隐夫人,也很风光,从皇帝纳后之仪可见一斑。接亲时,“惕隐夫人四拜,请就车。后辞父母、……”,“既至,惕隐率皇族奉迎,再拜。皇后车至便殿东南七十步止,惕隐夫人请降车。”此时的惕隐夫人粘睦姑是位头面人物。再从诸弟和诸帐族谋乱,粘睦姑“告变”、“尝有忠告”可以看出,她是一位非常有主见的王后。天显元年(926年)太祖征渤海国,命安端为先锋破老相兵三万;平鄚颉(辽宁昌图)等三府之乱;太祖崩,述律平执政,留少君安端守东丹国(见《资治通鉴》)。太宗耶律德光时,其兄耶律倍在930年,束书携美浮海适唐,德光至亲只有祖母太皇太后严母斤、母皇太后述律平、皇弟李胡、皇叔安端。拜皇叔安端为北大王,会同元年(938年),赐予第一个头下州___白川州,辖三县(大致在从辽宁北票黑城子至通辽奈曼青龙山一带。),有私甲头下州军。皇后属珊军、太子军、伟王(即安端)军、于越王军。《辽史.兵卫志》载:“大首领部族军辽亲王大臣,体国如家,征伐之际,往往置私甲以从王事。大者千余骑,小者数百人,著籍皇府。国有戎政,量借三五千骑,常留余兵为部族根本。”从而可知,安端妻粘睦姑具有部族军指挥权。粘睦姑身为晋国夫人,育有一儿一女,儿,耶律察割,随太宗南征,以所俘置头下州有二:贵德州(抚顺附近)宁远军、双州(法库附近)保安军,镇守辽河要津。女,蔼因翁主,天禄年间下嫁北府宰相萧海瓈。然而,辽太宗会同五年(公元942年)二月“诏以明王隈恩代于越信恩为西南路招讨使以讨之,且谕明王宜先练习边事,而后之官”。原因是“吐浑为安重荣所诱,犹未归命,宜发兵讨之”。自此,为太宗南征入汴作了准备。太宗南征入汴,北返途中崩,辽朝发生重大变故。不久粘睦姑病死。
 (三)、粘睦姑死因和时间的考证.(文字待审)                                                                                      

  评论这张
 
阅读(1250)| 评论(5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