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aobeigf的博客

京华烟云缭眼过,运河潮头辽北风。

 
 
 

日志

 
 

契丹国初兴之地在开鲁(中一)  

2017-02-17 05:27: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依《辽史》考辽地,从考证潢河土河两河几个河段的走向入手;在时间上,用由近及古的方法,确认东潢河,南土河的河段。以“东潢河,南土河”,先确认永州的位置。

  一、辽代潢河的

  ﹙一﹚、清末民初

      东三省 第三任总督赵尔巽主持修撰的《清史稿內蒙古部分克什克腾部一旗条目中这样描述潢河的,西:潢河大辽水西一源也,蒙名西喇木伦,源出百尔赫贺尔洪,东北流,会诸水,迳旗北,又东流入巴林。又东,迳阿噜科尔沁南、翁牛特北又东北流,会老河迳札鲁特南、喀尔喀北,折东南流,迳科尔沁左翼,又南会大辽水,入边城,是为辽河。”在解析这段记述之前,首先看《清史稿》修撰的时间和关于两河走向描述的准确程度。《清史稿从1914年开始修撰到1927年完成。参与修撰的一百多人中都是熟悉本地人文地理的人,况赵尔巽就是铁岭人,熟知家乡的辽河源流。所以上文应该准确。其次,现今的新开河非人工部分,清末民初仍然叫河,只是中段河道变迁而已。再次,将潢河蒙名西喇木伦新开河部分,从开鲁县台根河口到昌图县的三江口分为三段,研究的顺序是:潢河末端的归宿;中段的“折东南流,迳科尔沁左翼”;新开河始段的“迳阿噜科尔沁南、翁牛特北又东北流,会老河”。依据的史料,除《辽史》、《清史稿》外,还有东三省蒙务局所作《哲里木盟十旗调查报告书》(黑龙江教育出版社),该书成书于1910年,以下简称《报告书》

  ﹙二﹚、从潢河的归宿,确认辽代潢河的长度.

潢河大辽水西一源也,蒙名西喇木伦……迳科尔沁左翼,又南会大辽水”,此“大辽水”,乃东辽河也。来自《水经注》,相对小辽水而言。潢河及大辽水等三条河汇于“三岔河口”。“水道则上抵三岔河口,俗又呼为三江口,赴辽源、洮南,水程必由之区也”(《报告书》笫47页)。清末民初的三江口(今三江口镇西北),夏秋季有三千船通过,潢河末端是三江口通往辽源州(郑家屯)的唯一水道。三岔河口,俗呼三江口在《辽史》中称三叉口,如辽太宗“观渔三叉口”。三岔河口(三叉口、三江口)其中一支必是潢河无论潢河自古以来在经过双辽火群之间时河道怎样变迁,河流平均比降的总趋势不会改变,一定从过山前海拔145米左右,流向三江口地区海拔110米左右。又《清史稿》科尔沁左翼中旗条:“东南:辽河自永吉州入,迳额尔金山,西北流,入左翼后旗,又西南会潢河入边。”由此可见,无论在清末民初还是辽代,潢河总长度是从内蒙古克什克腾旗发源地到辽宁昌图县的三江口西北。这才有《辽史·地理志》中“南控黄龙,北带潢水,冷陉屏右,辽河堑左”唐末辽初之情形。亦即,今西辽河流域所对应的广袤之区是契丹国初兴之地。

  ﹙三﹚折东南流潢河历史的必然.

 《清史稿》说潢河,“迳札鲁特南、喀尔喀北,折东南流,迳科尔沁左翼,又南会大辽水”。“迳科尔沁左翼”,这里主要指流经科尔沁左翼中旗部分。清朝末期,流经科尔沁左翼中旗的河流有四条:从北至南依次是北新河、南新河、西辽河和清河《报告书》(笫30页)特别提到“北新河流经布格力山(现称玻璃山)在辽源州北五十里汇为水泊三区,尤为鱼之渊薮,大者重十余斤。”从而看出北新河是来自乌力吉木沦河(辽代称狼河)该河过去是无尾河,1985年后,经过人工挖通,流入新开河南新河自然是指潢河清朝末期的潢河未经放荒仍保持自然状态,与现新开河非人工段基本一致。出开魯境前后,左岸的茂发和呼和塔拉海拔均在211米左右,其北是松辽平原分水岭,拔300米左右,降至次生带的220米左右的东西向沙岭,至此流水的重力势能mgh~0,河水仅靠水的动能和水的压力势能流动,这是根据伯努利原理而得。伯努利原理(方程),是说理想流体做稳定流动时,在同一管路内的任何一处,每单位体积的流体在该处的压强与流体重力势能、流体的动能之和是一个恒量。新开河从呼和塔拉南到西特斯格花北河道变窄,水流变缓的原因,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海拔相同,势能趋零,河水动能衰减(损耗和转化);二是大量的河水或明流注入,或饱和暗渗,进入科左中旗境内的双泡子、胡力斯台水库、苏吐水库一带水域,並逐渐与河水压强趋近,主要靠河水剩余动能和惯性而流动。从西特斯格花北折东南流 是北高南低地形总趋势的必然结果。河流在较小尺度一段和下一段之间流动力受伯努利原理的支配,在宏观大里程下的趋势,则势能梯度是水流的主要动力,在水利学上叫“平均降”。从西特斯格花北折东南流”,是从海拔200米左右向舍伯吐南170米左右流去,再向140米左右双辽火山群屈曲寻低而流 。致于在西特斯格花东或西折东南流决定上游来水的总冲量,折东南流是一定的。

  由上所述,其中三处需要特别强调:一是现在的新开河在舍伯吐北的北骆驼场和毛敦艾勒之间,穿过通辽至鲁北的公路和铁路而东北流是人工所致。新开河至此的下游属于人工渠型河,上、中、下游差异较大。在1956年6月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上新开河是在舍伯吐西南流过的。西白塔子北、腰营子嘎查东、莲花泡子等水域都是潢河的遗迹,在卫星地图上河道清晰可见。二是莲花泡子解放初是很大的水面,不能是无源之水,只能是北来的潢河,后来流入亚马河故道。亚马河东流两支,南支在胡力海镇东南注入东北流的西辽河;北支东流,经哈嘎泡子、碱锅泡子、別林户淀汇入海拔140米左右洼地,再流向海拔110米左右三江口地区。三是潢河这段“折东南流”是由北向南偏东,有两方面古证据支持:一方面是哈民遗址出土的蚌饰,说明附近有大的河流通过,只能是古潢河。另一方面是通过多光谱遥感图像观察到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秦小光和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研究所裘善文等四研究员,在2010年1月《第四纪研究》上所发表的《科尔沁沙地及其古水文网的演化变迁》的文章,文中图1西辽河流域古水文网空间格局显示两条古河道折东南流。其一:流入胡力斯台水库、苏吐水库一带水域又南流,在通辽城西丰田镇溪水塘一带入西辽河;其二:西特斯格花以流向舍伯吐一带,如前所述,在通辽城东胡力海一带入西辽河。同时,两条不同时期的古河道是相交合的。流经舍伯吐西是近古的一支,即使是第四纪第四冰河期也应在一万年以上。流经舍伯吐南30公里的哈民遗址是五千年左右人类聚落,所以这一支是辽代的潢河。后文将证明这一段东南走近百公里的河流就是辽永州的东潢河。

  ﹙四﹚、台根河是潢河一段稳定河道.

  新开河始段本名台根河,潢河迳阿噜科尔沁南、翁牛特北又东北流,会老河”之前的一段。会老河之后当地人称新河,附近新河村由此得名。从开鲁县台根河口到科左中旗库仑塔拉是古潢河重要河段,是万年前的古河道,且西南至东北走向稳定,整段有向西北迁移的趋势。河道为什么会长期稳定呢?理由有三:第一点,从台根河口至德博勒庙和保胜间河流平均比降是:2.15‰,而从台根河口到西孟家段河流平均比降是:1.1‰,所以河水先德博勒庙东。《清史稿》说:迳阿噜科尔沁南、翁牛特北又东北流,会老河”,而非东流,会老河。点,从台根河口到库仑塔拉是西南至东北走向,恰与大兴安岭平行,西北季风方向垂直。丰水期由科里奥利力会冲刷右岸,枯水期冬季西北季风会将沙土积于右岸,第二年植被覆盖与冲刷此消彼长基本平衡。第三点,河道方向与大兴安岭余脉与沙地接壤方向基本一致,河床底部稳定。此三点,不但为1998年和2012年两次洪水所证明,也和《科尔沁沙地及其古水文网的演化变迁》图1:西辽河流域古水文网空间格局相一致,辽代自然如此。

  二、从潢、土二河方位关系确认辽永州.

  辽土河就是现在的老哈河和西辽河。明末清初人顾祖禹作《读史方舆纪要》:“老河即土河之别名矣。老河“土名曰老花母林。土人称河曰母林也。老花母林即老哈河简称老河。西辽河旧称老河,如老河口。口是指现科区政府东民主路直北到辽河大堤,从此过西辽河北岸是韩家围子,这就是老河口。河北新区市政府大楼北有两棵大榆树存焉,此乃锁渡船用的。西辽河之称始见于清朝。西辽河与东辽河汇合于辽宁省昌图县福德店辽史.后妃传》载:尝至辽、土二河之会,有女子乘青牛车,仓卒避路,忽不见。未几,童谣曰:‘青牛妪,曾避路。’盖谚谓地祇为青牛妪云。太祖即位,群臣上尊号曰地皇后。神册元年,大册,加号应天大明地皇后。”神化述律平尝至辽、土二河之会,应该在辽韩州初地附近。又辽史.圣宗纪》载:“迁宁州渤海户于辽、土二河之间。”其地应在平齐线金宝屯站到三江口站铁路之南。从而看出,土河的尾端是经科左后旗与东辽河汇合土河河道万年以前与现在相近,只是左右稍有滾摆。这一点,也被秦小光等《科尔沁沙地及其古水文网的演化变迁》文中图1:“西辽河流域古水文网空间格局”所证实。该文的科学性通俗地说,在于具备透视的作用,利用美国陆地卫星ETM多光谱遥感图像,采用遥感岩相学分析方法,可以得到野外考察无法获取的宏观信息,“尤其是河流、沙漠期次划分及其相对先后关系都是遥感信息独有的优势”。如图6:“科尔沁沙地与松嫩沙地宏大的纵向沙垅”及其次生带,这就是地图上松辽平原分水岭大部分

  辽土河确认之后,两河方位关系可称:“东潢河,南土河”者:东潢河,只有折东南流一段,与之同时对应的南土河是西辽河上游流域一段,两河之间是指舍伯吐至莲花泡子一线以西,现新开河上游流域与西辽河上游流域之间。或者说,这一片土地就是辽代永州之地,但上述所指并非永州之界限。无独有偶,原通辽县益庆和永和屯往西入开鲁县境,有许多以“永”字命名的村屯,如永生、永兴、永合、永耀、永胜、永进、永新、永安、永富、永丰等,它们都在两河之间,也许是历史的巧合,也许是从二从水,也许他们的先民知道所居之地是辽代永州。这些只是表象,要想证明开鲁县是辽代永州主要之区,还需要从开鲁地面历史信息的遗存综合索证(即同时具备十条)。辽代永州主要之区确定以后,离契丹国初兴、大辽朝始兴之地的确认也就不远了。(初稿)


  评论这张
 
阅读(632)| 评论(3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