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aobeigf的博客

京华烟云缭眼过,运河潮头辽北风。

 
 
 

日志

 
 

契丹国初兴之地在开鲁﹙修订稿﹚  

2017-03-20 14:0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魯县是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所辖的个县,该县域大部分面积夹在现的西辽河与新开河之间的三角地带中。该县西南部有个重要地方引来众多辽史方家的关注,那就是西拉木伦河与老哈河汇合成西辽河的三河交汇之处,距奈曼旗平安乡西孟家段村西北约二公里左右。交汇处所以倍受关注是源于《辽史·志》中的一个美妙传说。在《辽史·地理志》永州:“相传有神人乘白马,自马盂山浮土河而东,有天女驾青牛车由平地松林泛潢河而下。至木叶山,二水合流,相遇为配偶,生八子。其后族属渐盛,分为八部。每行军及春秋时祭,必用白马青牛,示不忘本云。”之所以称这一传说美妙,在于白马和青牛。白马《水经注》、《后汉书》等书中所记的《开山图》白马山,其“山下常有白马,群行山上悲鸣则河决,驰走则山崩。”佛教在传入中国,第一间佛寺叫白马寺 ,意为白马驭来的真经。道教是在东汉时形成,其始祖太上老君之坐骑青牛是木精变化而成,来自平地松林驾驭者为神人和天女。可见,传说编造者造诣。然《辽史》中传说是假,木叶山是两河交汇地为真,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决定了辽代木叶山的大致方位。

  木叶山是契丹人的圣山,是天女、神人相遇的地方,是春秋时祭、调兵合符、登基柴册、御驾征伐必告地。木叶山在辽代永州是辽朝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活动的标志地,贯穿整个辽朝始终。家普遍认为:西拉木伦河与老哈河分别是《辽史·志》中旳潢河土河,天女驾青牛车与神人乘白马相遇二水合流之处的木叶山。而合流,即奈曼旗平安乡西孟家段村西北,翁牛特旗大兴乡海力吐村东北,在地图上两线的相交处周边几十公里的范围内无火成岩山(石头山)可寻,致使寻找木叶山的课题误入山与河的两难之中,而众说纷纭。

  木叶山不可能是火成岩之山通常形成火成岩山之前,地壳先局部隆起地壳变薄,高出周围地面许多,随着地下岩浆能量的积蓄,冲破地壳而喷发並流向周边,冷却后而成石山。火成岩山顶及隆起部分高出十几公里乃至几十公里外的周边地面百米以上,双辽火山群的八座山就是如此。水往低处流,倘若木叶山是火成岩山,至木叶山,二水合流”,则是水往高处流,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木叶山不可能是火成岩山。诚如,宋朝使辽的苏辙所写的《木叶山》诗所言:兹山亦沙阜,短短见丛薄”。沙阜是沙粒堆积成的小山,且长有蓬棘和杂草等。宋.叶隆礼所撰《契丹国志》卷首《契丹国初兴本末》云:“地有二水。……华言所谓土河是也。……华言所谓潢河是也。至木叶山,合流为一。古昔相传:有男子乘白马浮土河而下,复有一妇人乘小车驾灰色之牛,浮潢河而下,遇于木叶之山,顾合流之水,与为夫妇,此其始祖也。”一对男女所遇的是“木叶之山”,一个“之”字,道出了木叶山名字的来源。“顾合流之水”是肉眼可及的范围內,就是合流之处离木叶之山很近。共和国初,科尔沁沙地的沙坨上並非光秃秃的,而是长有扎毛棵、叉巴杆蒿及其它一年生植物。秋后,西北风将落叶和杂草从迎风面吹到背风面,挂在扎毛棵、叉巴杆蒿上,年复一年,叶、沙相参而沙固,堆积成沙山,是故木叶之山也。

  现代的人们普遍关注现在的合流处,以此去寻找木叶而忽略了山不转水转这句俗语。因而,使木叶在哪里?这个八百年前的老话题莫衷一是,使开鲁这片神奇土地是契丹人初兴、大辽朝始兴地,这一辽史中的关键问题鲜为人知。笔者将从考证两河自然的历史的走向及相互交汇情形去寻找一个更重要地方___辽代永州,即奇首可汗故壤。进而确认木叶山和都菴山所在,並以两山互为佐证。

  《辽史·营卫志》记载:“契丹之先,曰奇首可汗,生八子。其后族属渐盛,分为八部,居松漠之间。永州木叶山有契丹始祖庙,奇首可汗、可敦并八子像在焉。潢河之西,土河之北,奇首可汗故壤也。奇首者,何许人?契丹之先。先有多先?既不是乘白马的神人,也不是驾青牛车的天女所生,而是近可知者。《辽史·太祖本纪》载辽之先,出自炎帝,世为审吉国,其可知者盖自奇首云奇首生都菴山,徙潢河之滨。”都菴山哪里?徙多远来到潢河之滨?一段河流叫潢河潢河是何情形辽代潢河又是怎样走向的一条河?这决定了“潢河之西,土河之北奇首可汗故壤所在。

  奇首可汗故壤是辐射诸多元魏以来北史问题的关键。又辽史·地理志》永州载:“东潢河,南土河,二水合流,故号永州。”这一条不但指示了永的方位,也指示了奇首可汗故壤所在。同时,也指示了两河的近似走向,潢河一段走向南北,土河一段走向东西,显然,现在的交汇点不具备此条件。辽代永州到底在什么地方,才具备此条件呢?《辽史·国语解》:“永州:其地居潢河、土河二水之间,故名永州,盖以字从二从水也。”“二水之间”现在两河交汇前所夹的扇形区域吗?扇形区域显然不具备东潢河,南土河”的条件,恰恰相谬为北潢河,东土河。

  《辽史·营卫志》部族说:辽起松漠,经营抚纳,竟有唐、晋帝王之器,典章文物,施及潢海之区,作史者尚可以故俗语耶?”潢海之无疑是潢河流经的区域潢海者,必是潢污行潦之水潢河之所以用字,是因为潢河行经科尔沁沙地之后,沙地透水性好,河道附近遇有更低洼地,先形成泡、池、湖泊,或明流注入,或饱和暗渗,形成连通器效应,待与河面压趋近时乃止,由于河水流动的动能而继续寻低下行。因此,有必要将辽代潢、土二河的大致走及情形廓清。其目的是确认潢河之西,土河之北,奇首可汗故壤”和东潢河,南土河,二水合流,故号永州。”即辽代永州所在的区域。因为现代辽代永州和木叶山的考证很难找到直接证据,我只好用证据链锁定辽代永州的核心区域。

  辽代永州,现今大多数人认同赤峰市翁牛特旗白音他拉古城为辽代永州城遗址,已为辽史大家所考订,並标记于《中国历史地图册》上,对《辽史》学者和学生产生重要影响。辽代永州在该位置,除符合其地居潢河、土河二水之间”外,于《辽史·地理志》永州条其余载完全不符。诸如:1)、永州方位:东潢河,南土河”;2)、有木叶山,上建契丹始祖庙,奇首可汗在南庙,可敦在北庙,绘塑二圣并八子神像。”3)、祭山仪(祭木叶山之仪)所设天神、地祇位的木叶山之东乡;4)、有王子院和韩八墓,《辽史·景宗本纪》乾亨三年三月乙卯,皇子韩八卒。辛酉,葬潢、土二河之间,置永州。置州于皇子韩八墓侧”。韩八,辽景宗第四子,《辽史.皇子表》又名药师奴”,早卒,葬王子院辽史.圣宗纪》记载:统和元年(983年)五月辛未,“次永州,祭王子药师奴墓。5)、有永州城于韩八墓侧;6)、太祖于此置南楼”;7)、有义丰县,在南楼之西北”,在州西北一百里”;8)、有白马淀,冬捺钵:曰广平淀。在永州东南三十里,本名白马淀。东西二十馀里,南北十馀里。”即冬月牙帐多驻此,谓之冬捺钵。”9)、有高淀山;10)、兴王寺,白衣观音像。”只有同时具备上述十条,才可认定某地是辽代永州。笔者将遵循辽代史官契丹人耶律孟简所言:“史笔天下之大信,一言当否,百世从之。”的精神,以自然科学的方法考证辽代永州主要区域在西辽河和新开河之间的开鲁县境。

  依《辽史》考辽地,从考证潢河土河两河几个河段的走向入手;在时间上,用由近及古的方法,确认东潢河,南土河的河段。以“东潢河,南土河”,先确认永州的位置。

  一、辽代潢河的

  ﹙一﹚、潢清末民初

      东三省 第三任总督赵尔巽主持修撰的《清史稿內蒙古部分克什克腾部一旗条目中这样描述潢河的,西:潢河大辽水西一源也,蒙名西喇木伦,源出百尔赫贺尔洪,东北流,会诸水,迳旗北,又东流入巴林。又东,迳阿噜科尔沁南、翁牛特北又东北流,会老河迳札鲁特南、喀尔喀北,折东南流,迳科尔沁左翼,又南会大辽水,入边城,是为辽河。”在解析这段记述之前,首先看《清史稿》修撰的时间和关于两河走向描述的准确程度。《清史稿从1914年开始修撰到1927年完成。参与修撰的一百多人中都是熟悉本地人文地理的人,况赵尔巽就是铁岭人,熟知家乡的辽河源流。所以上文应该准确。其次,现今的新开河非人工部分,清末民初仍然叫河,只是中段河道变迁而已。再次,将潢河蒙名西喇木伦河的新开河部分,从开鲁县台根河口到昌图县的三江口分为三段,研究的顺序是:潢河末端的归宿;中段的“折东南流,迳科尔沁左翼”;新开河始段的“迳阿噜科尔沁南、翁牛特北又东北流,会老河”。依据的史料,除《辽史》、《清史稿》外,还有东三省蒙务局所作《哲里木盟十旗调查报告书》(黑龙江教育出版社),该书成书于1910年,以下简称《报告书》

  ﹙二﹚、从潢河的归宿,确认辽代潢河的长度.

潢河大辽水西一源也,蒙名西喇木伦……迳科尔沁左翼,又南会大辽水”,此“大辽水”,乃东辽河也。来自《水经注》,相对小辽水而言。潢河及大辽水等三条河汇于“三岔河口”。“水道则上抵三岔河口,俗又呼为三江口,赴辽源、洮南,水程必由之区也”(《报告书》笫47页)。清末民初的三江口(今三江口镇西北),夏秋季有三千船通过,潢河末端是三江口通往辽源州(郑家屯)的唯一水道。三岔河口俗呼三江口,在《辽史》中称三叉口,如辽太宗“观渔三叉口”。三岔河口(三叉口、三江口)其中一支必是潢河无论潢河自古以来在经过双辽火群之间时河道怎样变迁,河流平均比降的总趋势不会改变,一定从过山前海拔145米左右,流向三江口地区海拔110米左右。又《清史稿》科尔沁左翼中旗条:“东南:辽河自永吉州入,迳额尔金山,西北流,入左翼后旗,又西南会潢河入边。”由此可见,无论在清末民初还是辽代,潢河总长度是从内蒙古克什克腾旗发源地到辽宁昌图县的三江口西北。这才有《唐史》:“南控黄龙,北带潢水,冷陉屏右,辽河堑左”唐末辽初之情形。亦即,今西辽河流域所对应的广袤之区是契丹国初兴之地。

  ﹙三﹚、折东南流是潢河历史的必然.

 《清史稿》说潢河,“迳札鲁特南、喀尔喀北,折东南流,迳科尔沁左翼,又南会大辽水”。“迳科尔沁左翼”,这里主要指流经科尔沁左翼中旗部分。清朝末期,流经科尔沁左翼中旗的河流有四条:从北至南依次是北新河、南新河、西辽河和清河。《报告书》(笫30页)特别提到“北新河流经布格力山(现称玻璃山)在辽源州北五十里汇为水泊三区,尤为鱼之渊薮,大者重十余斤。”从而看出北新河是来自乌力吉木沦河(辽代称狼河),该河过去是无尾河,1985年后,经过人工挖通,流入新开河。南新河自然是指潢河。清朝末期的潢河未经放荒仍保持自然状态,与现新开河非人工段基本一致。在出开魯境前后,左岸的茂发和呼和塔拉海拔均在211米左右,其北是松辽平原分水岭,从海拔300米左右,降至次生带的220米左右的东西向沙岭,至此流水的重力势能mgh~0,河水仅靠水的动能和水的压力势能流动,这是根据伯努利原理而得。伯努利原理(方程),是说理想流体做稳定流动时,在同一管路内的任何一处,每单位体积的流体在该处的压强与流体重力势能、流体的动能之和是一个恒量。新开河从呼和塔拉南到西特斯格花北河道变窄,水流变缓的原因,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海拔相近,势能趋零,河水动能衰减(损耗和转化);二是大量的河水或明流注入,或饱和暗渗,进入科左中旗境内的双泡子、胡力斯台水库、苏吐水库一带水域,並逐渐与河水压强趋近,主要靠河水剩余动能和惯性而流动。从西特斯格花北折东南流 是北高南低地形地势总趋势的必然结果。河流在较小尺度一段和下一段之间流动力受伯努利原理的支配,在宏观大里程下的趋势,则势能梯度是水流的主要动力,在水利学上叫“平均比降”。从西特斯格花北折东南流”,是从海拔200米左右向舍伯吐南170米左右流去,再向140米左右双辽火山群屈曲寻低而流 。致于在西特斯格花东或西折东南流决定上游来水的总冲量,折东南流是一定的。

  由上所述,其中三处需要特别强调:一是现在的新开河在舍伯吐北的北骆驼场和毛敦艾勒之间,穿过通辽至鲁北的公路和铁路而东北流是人工所致。新开河至此的下游属于人工渠型河,上、中、下游差异较大。在1956年6月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上新开河是在舍伯吐西南流过的。西白塔子北、腰营子嘎查东南、莲花泡子等水域都是潢河的遗迹,在卫星地图上河道清晰可见。二是莲花泡子解放初是很大的水面,不能是无源之水,只能是北来的潢河,后来流入亚马河故道。亚马河东流两支,南支在胡力海镇东南注入向东北流的西辽河;北支东流,经哈嘎泡子、碱锅泡子、別林户淀汇入海拔140米左右洼地,再流向海拔110米左右三江口地区。三是潢河这段“折东南流”是由北向南偏东,有两方面古证据支持:一方面是哈民遗址出土的蚌饰,说明附近有大的河流通过,只能是古潢河。另一方面是通过多光谱遥感图像观察到的。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秦小光和中国科学院东北地理研究所裘善文等四研究员,在2010年1月《第四纪研究》上所发表的《科尔沁沙地及其古水文网的演化变迁》的文章,文中“图1西辽河流域古水文网空间格局”显示两条古河道折东南流。其一:流入胡力斯台水库、苏吐水库一带水域又南流,在通辽城西丰田镇溪水塘一带入西辽河;其二:西特斯格花以北流向舍伯吐一带,如前所述,在通辽城东胡力海一带入西辽河。同时,两条不同时期的古河道是相交合的。流经舍伯吐西是近古的一支,即使是第四纪第四冰河期也应在一万年以上。流经舍伯吐南30公里的哈民遗址是五千年左右人类聚落,所以这一支是辽代的潢河。后文将证明这一段东南走向近百公里的河流就是辽永州的东潢河。

  ﹙四﹚、台根河是潢河一段稳定河道.

新开河始段本名台根河,是潢河“迳阿噜科尔沁南、翁牛特北又东北流,会老河”之前的一段。会老河之后当地人称新河,附近新河村由此得名。从开鲁县台根河口到科左中旗库仑塔拉是古潢河重要河段,是万年前的古河道,且西南至东北走向稳定,整段有向西北迁移的趋势。河道为什么会长期稳定呢?理由有三:第一点,从台根河口至德博勒庙和保胜间河流平均比降是:2.15‰,而从台根河口到西孟家段河流平均比降是:不足1‰,所以河水先流向德博勒庙东。《清史稿》说:“迳阿噜科尔沁南、翁牛特北又东北流,会老河”,而非东流,会老河。第二点,从台根河口到库仑塔拉是西南至东北走向,恰与大兴安岭平行,与西北季风方向垂直。丰水期由科里奥利力会冲刷右岸,枯水期冬季西北季风会将沙土积于右岸,第二年植被覆盖与冲刷此消彼长基本平衡。第三点,河道方向与大兴安岭余脉与沙地接壤方向基本一致,河床底部稳定。此三点,不但为1998年和2011年两次洪水所证明,也和《科尔沁沙地及其古水文网的演化变迁》图1,西辽河流域古水文网空间格局相一致,辽代自然如此。

  二、从潢、土二河方位关系确认辽永州.

土河就是现在的老哈河和西辽河。明末清初人顾祖禹作《读史方舆纪要》:“老河即土河之别名矣老河“土名曰老花母林。土人称河曰母林也。”老花母林即老哈河简称老河。西辽河旧称老河,如老河口。老河口是指现科区政府东民主路直北到辽河大堤,从此过西辽河,北岸是韩家围子,这就是老河口。河北新区市政府大楼北有两棵大榆树存焉,此乃锁渡船用的。西辽河之称始见于清朝。西辽河与东辽河汇合于辽宁省昌图县福德店。辽史.后妃传》载:尝至辽、土二河之会,有女子乘青牛车,仓卒避路,忽不见。未几,童谣曰:‘青牛妪,曾避路。’盖谚谓地祇为青牛妪云。太祖即位,群臣上尊号曰地皇后。神册元年,大册,加号应天大明地皇后。”神化述律平尝至辽、土二河之会,应该在辽韩州初地附近。又辽史.圣宗纪》载:“迁宁州渤海户于辽、土二河之间。”其地应在平齐线金宝屯站到三江口站铁路之南。从而看出,土河的尾端是经科左后旗与东辽河汇合。辽土河河道万年以前与现在相近,只是左右稍有滾摆。这一点,也被秦小光等《科尔沁沙地及其古水文网的演化变迁》文中图1:“西辽河流域古水文网空间格局”所证实。该文的科学性通俗地说,在于具备透视的作用,利用美国陆地卫星ETM多光谱遥感图像,采用遥感岩相学分析方法,可以得到野外考察无法获取的宏观信息,“尤其是河流、沙漠期次划分及其相对先后关系都是遥感信息独有的优势”。如图6:“科尔沁沙地与松嫩沙地宏大的纵向沙垅”及其次生带,这就是地图上松辽平原分水岭大部分。

  辽土河确认之后,两河方位关系可称“东潢河,南土河”者:东潢河,只有折东南流一段,与之同时所对应的南土河是西辽河上游流域一段。两河之间是指舍伯吐至莲花泡子一线以西的,现新开河上游流域与西辽河上游流域之间。或者说,这一片土地就是辽代永州之地,但上述所指并非永州之界限。无独有偶,原通辽县益庆和乡永和屯往西入开鲁县境,有许多以“永”字命名的村屯,如永生、永兴、永合、永耀、永胜、永进、永新、永安、永富、永丰等,它们都在两河之间,也许是历史的巧合,也许是从二从水,也许他们的先民知道所居之地是辽代永州。这些只是表象,要想证明开鲁县是辽代永州主要之区,还需要从开鲁县地面历史信息的遗存综合索证(即同时具备十条)。辽代永州主要之区确定以后,离契丹国初兴、大辽朝始兴之地的确认也就不远了。

  三、辽代永州在开鲁的综合考证.

  (一)、木叶山就是开鲁县昆都岭.

  《辽史·地理志》永州载:“东潢河,南土河,二水合流,故号永州。”这一条已从两条折东南流古河道得证,至于辽代从哪一条古河道折东南流,要看上游水势,甚至在历史同一时期同时存在,但不影响辽代永州大致方位的确定

  辽代永州有木叶山应该首先回答的问题。寻找木叶山应在辽代永州境内,应是潢、土二河辽代永州内首次合流处。历史上土河在西孟家段附近分为两支,其一是东流的西辽河,另一支是沿原方向东北流与台根河汇合,汇合后名从潢河。从西孟家段往东到船营子北直线距离52KM,海拔从290到240米,平均比降是:1‰,从西孟家段往东北到昆都岭附近巨兴村直线43KM海拔从290到235米,平均比降是:13‰,水流量近似平均分配。这两条河道自古就应有,只是1940年日本人给改变了。日本人占领东北,为保证西辽河中游种植水稻供水,在苏家铺南修筑东西向拦河大坝,使河水全部归入西辽河,使老哈河东北流一支成为干河。秦小光等在《科尔沁沙地及其古水文网的演化变迁》一文中这样描述东北流一支古河道:“老哈河(古孟克河)与西拉木伦河(西辽河)汇合点的北侧存在一条NE走向的古河道,向北在开鲁北侧与现新开河汇合,这段古河道与老哈河走向完全一致(图一),显然就是老哈河(古孟克河)的北延部分。因此,在现在的西拉木伦河东西贯通,形成统一的西辽河前,老哈河实际是流向NE方,直到开鲁以北,才与西侧新开河合。”这条河道开鲁人称其为干河河道两侧村屯的分布明显地避开河道空间经途中有一大桥村是有河有桥的明证。该河道古代就已经存在的另一明证是当地打井时米以下出鹅卵石。台根河老哈河NE方汇合于坤都岭。坤都蒙古语横向之意。因境内有一横向大沙坨而得名,大体上为南北走向,南北坨中间为草甸汇合后的新开河从此东西方向穿境而过。昆都岭名字的准确含义南北走向的岭且中间有东西走向的河川才在蒙语中称为 昆都岭” 坤都岭以大白沙沱子为地标这一沙阜区就是辽代木叶山。历史上潢河溢出的支流与土河交汇多次,而土河的支流潢河交汇这是唯一的一次。这就是《辽史.地理志》永州条神人乘白马 天女驾青牛车泛河而下“至木叶山,二水合流,相遇为配偶”之地。

  (二)、木叶山有如下特征:

       1.木叶山一定潢河的岸边《辽史·太祖纪》载,天赞三年(924年)九月丁巳,“取金河水,凿乌山石,辇致潢河、木叶山,以示山川朝海宗岳之意”显示的是川朝海、山宗岳,母亲河和祖山;辽史.穆纪》:“祠木叶山及潢河”辽史.圣宗纪》:“祠木叶山、潢河”辽代许多祭祀活动都是沿潢河进行的,土河来与潢河合仅此一次真实存在的木叶山定当在此

  2木叶山是一个区域。辽史.地理志》永州条载:“有木叶山,上建契丹始祖庙,奇首可汗在南庙,可敦在北庙,绘塑二圣并八子神像。”金人灭辽时,辽末燕人史愿的《亡辽录》载:“木叶山之世祖诸殿陵寝并皇妃、子弟影堂,焚烧略尽,发掘金银珠玉器物。”说明木叶山不但有世祖殿堂,而且有陵寝和地下发掘金银珠玉器物。现入围为2016年十大考古发现评选的开鲁县金宝屯琉璃砖墓主是世祖之一,故事颇多,非同小可。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中说木叶山,“契丹之先奇首可汗葬焉顾祖禹的高祖顾大栋撰有《九边图说》,曾祖顾文耀、父亲顾柔谦都通晓舆地之学,文出此言也许不为虚因为“潢河之西,土河之北,奇首可汗故壤”,魂归故里,乃合礼也!1983年9月,此岭东南的开鲁县建华乡福兴地 村发掘一 古墓  虽然没有墓志及明确纪物出土,但却有双耳铜釜和重叠双马纹金牌饰两件典型鲜卑器物,因可以确定为鲜卑时期墓葬刻于会同五年(942)的《耶律羽之墓志铭》:“公讳羽之,姓耶律氏,其先分佶首,出石槐历汉魏隋唐已来,世为君长据《宣和画谱》记载,阿保机长子耶律倍留下的名画中,其中一幅名为《佶首并驱骑图》,此“佶首”无疑即奇首可汗。部落首领为檀石槐鲜卑氏东部一支 “既而慕容燕破之,析其部曰宇文,曰库莫奚,曰契丹。契丹之名,昉见于此。”奇首佶首者,並非远不可知,其人就活动在东汉至“五胡十六国”重要活动地域在现扎鲁特旗南部、开魯、科左旗境木叶山周围是契丹祖坟地。辽史.刑法志》:“五院部民偶遗火,延及木叶山兆域,亦当死,杖而释之,因著为法”。兆域墓地四周之

   3岭的周围有许多遗址和遗迹。在众多遗址中,目前尚无直接证据显示此岭是木叶山,但周边有大面积烧焦的土地最值得关注。辽代每个继位皇帝都在木叶山附近行柴册辽史.礼志》云:前期,置柴册殿及坛。坛之制,厚积薪,以木为三级,坛置其上。《礼记·祭法》:“燔柴於泰坛,祭天也。”孔颖达疏:“燔柴於泰坛者,谓积薪於坛上,而取玉币及牲置柴上燔之,使气达於天也。”可见,契丹人在木叶山和中原人在泰山行仪方式相近辽史.礼志一校勘记按燕北录:“柴笼之制,高三十二尺,用带皮榆柴叠成,上安黑漆木坛三层,坛安御帐。坛上放龙文方茵铺百尺毡。足见积薪厚,面积皇帝行仪后燔柴告天也要燃烧数天。烧焦的土地如同一块大陶片永远不会有植物生长,是一般烧荒无法达到更为巧合的是宋人王易在清宁四年参加辽道宗柴册,在《燕北录》中说:“戎主一行起离靴甸,往西北约二百七十余里地名永兴甸行柴册之礼。”如今在白沙坨南确有永兴村、永兴牧场黑龙坝名字的由来与柴册礼中“黑龙殿”有关,高淀山某处曾设黑龙殿柴册捉认皇帝后,次第行礼。即先望日四拜,次拜七祖殿木叶山神,次拜金神,次拜太后,次拜赤娘子,次拜七祖眷属,次上柴笼受册,次入黑龙殿受贺燕北录

       4坤都岭辽代已存在

坤都岭的形成与海哈尔河同期。坤都岭海哈尔河河谷风口吹来海哈尔河枯水期,冬季西北季风与海哈尔河方向一致时,吹来一股沙尘,沙落尘飘,隨着地球自转只能一段时间风、河方向一致,形成一道近南北走向的沙岭。坤都岭南的黑龙坝是海哈尔河右侧与之同向的沙带的风口吹来的尘与坝迎风面河道的沙尘积淀而成,坝的走向与西北季风方向垂直,道理如前者。本人曾到实地探查。这就是辽代永州的高淀山,下不重述。

       (三)、设天神、地祇位于木叶山东乡.

  祭山仪是契丹人重大祀活动一。辽史.国语解》:“拜山礼:祀木叶山之仪”辽史.礼志》记载:“祭山仪:设天神、地祇位于木叶山,东乡;中立君树,前植群树,以像朝班;又偶植二树,以为神门”。坤都岭,确有这样一些地名在同一条古道上:孤榆树、林海、双树台、三棵树、大方子地、小方子地   契丹人也信仰神主树木,悬牲告祭,所以祭山仪 以树为象征 是否可以这样测想:孤榆为君树;林海以像朝班;双树为神门;三棵树以像三父房。大方子地  皇帝皇后拜君树后升南坛御榻坐,放百尺龙文方茵及 群臣命妇分班就位处。小方子地 祭东时所用,作用同上。在这个区域之南,曾出土一个有“内府字样的瓷酒坛子,非常精美,曾拿到国外展出。此处既非京都,亦非府庫,此坛应为皇帝、皇后祭东之后饮福盛酒用的。祭山仪条载:“执事郎君二十人持福酒、胙肉,诣皇帝、皇后前。……皇帝、皇后一拜,饮福,受胙”。(以上参看辽史.礼志祭山仪。)这些地面历史信息的遗存,不能完全认为是历史的巧合。譬如,内蒙宁城县的埋王沟与河北平泉县的八王沟只有一梁之隔,在这同一沟中出土並确证的就有六王两公主,其中,景宗长女秦晋国大长公主,圣宗长女秦国长公主燕哥,两位最为知名。库伦旗奈林稿苏木前乌力布格村附近的漫岗当地人称王坟梁子,在其南端发掘了一座大型

  (四)、兴王寺、菩萨堂

  在本文认定的木叶山现坤都岭南,及木叶山东乡西南,现大榆树镇有一棵千年古榆树,此树周围长度超过已经测过树龄的重庆千年古枫,在干燥的北方气候下,辽朝时此树应该很粗了。在该榆树旳诸多传说中,阿保机对其情有独衷,甚是神奇。阿保机至少两次经过此地,北追剌葛和东征渤海,应该在此树前举行皇帝亲征仪皇帝亲征要举行仪式将出师,必先告庙。乃立三神主祭之:曰先帝,曰道路,曰军旅。刑青牛白马以祭天地。其祭,常依独树。此点在阿保机北追剌葛路线中述及。在 此引出千年古榆,企图此为参照物。其北为木叶山,其东北为木叶山东乡,其西为  菩萨堂及木叶山辽河神兴王寺,有白衣观音像。菩萨堂,“太宗幸幽州大悲阁,迁白衣观音像,建庙木叶山,尊为家神。兴军必告之,乃合符传箭于诸部又 “于拜山仪过树之后,增诣菩萨堂仪一节,然后拜神” 兴宗更制, “兴宗先有事于菩萨堂及木叶山辽河神,然后行拜山仪” 白衣观音像,应是在双全寺安放,于一九五五年被毀的那尊千手千眼石佛象。此石佛长城以北罕有,北方只有北京之之石可细雕,甚至辽朝早期的碑石也向石晋索取。辽朝以后,经金、元、明、清并无兴佛和灭佛之大举,此佛无官家力量无以至此,故应是 太宗幸幽州大悲阁所迁白衣观音像。辽朝中期有论主主持叫  “兴王寺”。太宗后,这里是兴军必告合符传箭诸部最为通达地。沿台根河两岸来有多座庙宇,德博勒庙、爱庙 双全寺、公爷庙、普清寺等,虽然这些庙宇建于不同历史时期,但由于存留下沿河祭祀遗风。所以台根河的 “台根”在蒙语转音时有祭祀之意,木叶山辽河神也应该离台根河不远。

  五﹚、白马淀和广平

  辽道宗听萧惠言,向宋索白沟南十县城,辽道宗大安七年(1091年)宋遣使彭汝砺来说。彭已至广平而道宗却从上京回冬捺钵藕丝淀。辽史.道纪》确有大安七年十一月从上京回藕丝淀坐冬的记载。彭汝砺诗:“使者东来说契丹,翠舆却自上京还。绣旗铁甲兵三万,昨夜先朝木叶山。以兵相胁先勿论,昨夜一言,足见藕丝淀木叶山之,辽上京藕丝淀要经过木叶山。彭汝砺另一首诗可知,藕丝淀广平甸內。彭汝砺早赶赴辽道宗行在《广平甸》一诗云:“四更起趁广平朝,上下沙陂道路遥。洞入桃源花点缀,门横苇箔草萧条。时平主客文何缛,地大君臣气已骄。莫善吾皇能尚德,将军不用霍嫖姚。”本诗流露怨气外因为道路遥,而四更起,赶道宗朝前到达行在,至少要走四个小时路程从上两首诗可判断:从上京﹙林东镇南﹚经木叶山﹙昆都岭辽道宗行在藕丝淀,是从西向东进入广平甸中的藕丝淀《广平甸》诗前小注:“广平甸,谓北地险,至此广大而平易云。一语,却给我们划出一方广阔的地理区–广平甸《辽史营卫志》载: “冬捺钵:曰广平淀。在永州东南三十里,本名白马淀。东西二十馀里,南北十馀里。地甚坦夷,四望皆沙碛,木多榆柳。其地饶沙,冬月稍暖,牙帐多於此坐冬,与北、南大臣会议国事,时出校猎讲武,兼受南宋及诸国礼贡”。

  广平甸广平淀有什么区别呢?在大文人笔下的 “甸”与 “淀”是有区别的。甸者,“四丘为甸,四甸为县”,周礼》。淀者,积水的浅湖泊。如上描述,广平淀广平甸上的一块水域,本名白马淀柳林淀广平甸永州《辽史营卫志》记载 “东潢河,南土河,二水合流,故号永州。冬月牙帐多驻此,谓之冬捺钵”。辽代广平甸南北泛指现在莫力庙水库南区珠日河牧场一带,地衔辽代龙化州之西永州之东,其上有白马淀藕丝淀长宁淀中会川、胡鲁古思淀在这个区域上有现代两个亚洲最大,珠日河军事训练基地和莫力庙沙漠水库。此为长城以北辽代独一处历史地理据有

  1)、彭汝砺《广平甸》诗前小注:“广平甸,谓北地险,至此广大而平易云。”北地险,系指西北大兴安岭,北为松辽平原分水岭,至此有高于此地的西北千米百米两面大屏风其特征是广大而平易

  2)、辽史.太祖纪》载:“乙亥,萧阿古只略燕、赵还,进牙旗兵仗。辛卯,尧骨献党项俘。三月丙申,飨军于水精山”。《清史稿科尔沁左翼中旗条:西北,巴颜朔龙山、吉尔巴尔山一名水精山。在科尔沁左翼中旗西北水精山一带这一年水草丰美期至少有十几万兵马未动,养精蓄锐以待征渤海十二月乙亥,诏曰:“所谓两事,一事已毕,惟渤海世仇未雪,岂宜安驻!”乃举兵征渤海大諲歙。又辽史.兴宗纪》:“九月癸巳,猎黄花山,获熊三十六,赏猎人有差”。黄花山就在水精山之北,此时出校猎讲武广地也。

3)、中会川就在龙化州西南永州东部辽兴宗大姑秦晋国大长公主薨于重熙十五年墓志铭载:其年冬十一月十七日薨于龙化州西南坐冬之行帐又,辽兴宗二姐平原公主墓志铭载:重熙二十年正月十二,薨于永州东之行帐”。经查辽史.兴宗纪》,兴宗这两年都驻跸中会川说明中会川永州广平甸上。前者墓志铭看,冬捺钵时官属众。诚如苏辙所见从官星散依冢阜北、南大臣行帐星罗棋布,各有兵卫成百上千,宫用契丹兵四千人,每日轮番千人祗直说明广平广大程度中会川胡鲁古思淀胡力斯台水库白马淀莫力庙水库之间因为至少有条河流汇合于原通辽县益庆河乡太平河村附近,故名中会川。辽兴宗多次驻跸于此。

4)、省方殿广平甸。彭汝砺《广平甸》诗前小注:宫殿曰省方殿,其左金冠紫袍而立者数百人,问之多酋豪。其右青紫而立者数十人不但证明广平之大而且为广平淀就在广平上提供了依据宋朝使者宋绶刘跂等都来过省方殿,刘跂《使辽作十四首》有句云:谁知广淀,水面箔为藩说明省方殿的四周用苇子广冰面上做成的篱笆,同时证明建省方殿广广平

5)、广平淀本名白马淀。东西二十馀里,南北十馀里白马淀莫力庙水库一带因近西辽河,南柳树尤密,故原名柳林淀因西即土河故从白马又称白马淀莫力庙水库所在地原名敖伦敖尓,蒙语意为众多的水泡子莫力庙水库西及其予备库东,曾经是东西二十馀里,南北十馀里的不连续水域。一九五八年修该水库时,在没有任何机械的情况下,取其内土就其高而补低,成现在规模。成为亚洲最大的沙漠水库。

6)、在广平甸上所以形成深则名泺浅则名淀的众多水域是由于特殊地理地势决定的。胡力斯台水库以北是松辽平原分水岭的次生沙带海拔2O米,小塔子水库以南查金台牧场东西两侧是海拔25的沙岭,从南到北把洪河、清河、西辽河、北老河、新开河古潢河段压迫在广平甸上,因此形成许多泺和淀。人类活动加剧水面缩减近代人称泡子。广平甸在辽代永州境,所以辽史.地理志》永州条载:“冬月牙帐多驻此,谓之冬捺钵圣宗统和元年﹙981永州、兴、道三帝冬捺钵驻跸泺和淀大多在广平甸上。如:圣宗太平二年冬十月,驻跸胡鲁古思淀就是胡力斯台水库一带。 “胡力斯台就是胡鲁古思淀转音差。圣宗驻跸长宁淀王子院应在开鲁小城村北的 “八里泡子一带,因地处永州长宁县境內而名长宁淀。又可能因近其弟韩八墓和其伯墓太子坟将在下面推证兴宗至少七次驻跸中会川,应原通辽县益庆河乡太平河、任发河、益庆河三附近因为广平甸西高东低地势,至少有溢出河流汇合于此地带,辽代 “中会川道宗至少驻跸藕丝淀,其中两次是七月、八月间正是荷花盛开季节藕丝淀应在莲泡子附近。

综上六点,在辽朝疆域内,如此广大而平易、冬月稍暖三面避风、水丰而星散面广阔、草厚而积于冬可食万马、地处东潢、南土、相互往来无山水阻隔唯此一处别无地。从而反证辽代永州地望的判定是准确的。

﹚、永州城、韩八墓、王子院.

辽史营卫志》载: “冬捺钵:曰广平淀。在永州东南三十里,本名白马淀白马淀莫力庙水库西北三十里左右的开魯县东风镇周边已发现辽墓六座、城址三处。 2012年7月,在东凤镇牧场村东南石砌单耳室中,清理出鎏金龙头、银质腰带残件和130余枚各式的铁箭头址西北约2公里处,有一大型辽代址,从墓的形制和与城址位置关系附和辽史.地理志》永州条 “乾亨三年,置州于皇子韩八墓侧辽史.景宗本纪乾亨三年 “三月乙卯,皇子韩八卒。辛酉,葬潢、土二河之间,置永州完全相合《圣宗纪》载统和元年(983年)五月辛未,“次永州,祭王子药师奴墓”又,《辽史皇子表景宗 “一子不详所出。药师奴。第四。早卒,葬王子院辽史.百官志知, “王子院。掌王子各帐之事 ,设王子太师  王子太保  王子司徒  王子司空  王子班郎君 诸官。从上可,先有王子院后置永州城。判断永州城址的依据韩八墓和太子坟的位置关系。在牧场村北东方红村东北有一小人墓,头骨很小,隨葬品中多为小孩用品纪》保宁三年八月 “辛卯,祭皇兄吼墓,追册为皇太子,谥庄圣。另据《辽史皇子表 “世宗三子:景宗第二。吼阿不。第一。……景宗立,追册为皇太子,庄圣。早薨。墓号太子院可用骨龄判断此墓是太子坟品部司徒居太子坟等记载当为此处。追册为皇太子早薨者唯此一人。从堪與学的角度皇子韩八墓应在皇兄吼墓南。东凤镇牧场村东南应是永州城,小城子城址王子院,也叫王子城兴宗重熙四年九月,驻跸长宁淀冬十月,如王子城圣宗也有驻跸长宁淀王子举。小城子城址长宁淀﹙八里泡子﹚较近

﹚、义丰县和南楼

辽史.地理志》永州条载:“统县三:长宁县。本显德府县名。太祖平渤海,迁其民于此。户四千五百。义丰县。本铁利府义州。辽兵破之,迁其民南楼之西北,仍名义州。重熙元年,废州,改今县。在州西北一百里。又尝改富义县,属泰州。始末不可具考,今两存之。户一千五百。慈仁县。太宗以皇子只撒古亡,置慈州坟西。重熙元年,州废,改今县。户四百。”东凤镇牧场村东南往西北一百里,正魯县义和塔垃,是否从义州 “虽无证据但有巧合,在义和塔垃有叫 “富裕地名,与 “又尝改富义县,属泰州音意相合。因为义和塔垃东西两侧都在永州境內所以义丰县富义县的推测并非纯属臆断。依据如此判断, “迁其民于南楼之西北,仍名义州,那么义州东南有城址是为南楼,西孟家段古城址是也。西孟家段古城址中国历史地图册上标为龙化州,已经为新发掘的东凤镇金宝屯琉璃墓壁上的墨字所否定。

﹚、地理上的互相印证

下面将用地理上的互相印证,以补充证据链不足和论证不充分。

1)、武经总要北蕃地理木叶山 “西至上京三百里。辽代虽然用马行看日景計里程,里的标度不同现在,但是在卫星地图上测昆都岭到辽上京遗址的直线距离确为三百里左右。

2)、武经总要 “狠山,北黑山,东祖州。辽史.志》 “冬至日,国俗,屠白羊、白马、白雁,各取血和酒,天子望拜黑山。黑山在境北,俗谓国人魂魄,其神司之,犹中国之岱宗云。每岁是日,五京进纸造人马万馀事,祭山而焚之。俗甚严畏,非祭不敢近山。两书所说的黑山 为一处,就是扎鲁特旗罕山的大黑山,其上有岩画。笔者将用专章推证这里就是契丹先祖奇首可汗出生地都菴山。在这里是用以锁定木叶山,为此引用 辽史.后妃传中一段记述:车驾春蒐,钦哀虑帝怀鞠育恩,驰遣人加害。使至,后曰:“我实无辜,天下共知。卿待我浴而后就死,可乎?”使者退。比反,后已崩,年五十。是日,若有见后于木叶山阴者,乘青盖车,卫从甚严钦哀害齐天有见于木叶山阴,说明魂归北黑山时仍是乘青盖车,卫从甚严的嫡后身份。木叶山阴是昆都岭北,与其一界相隔的就是扎鲁特旗查布嘎图大黑山

3)、圣宗六 辽史.圣宗纪载:开泰元年春正月 甲申,驻跸王子院。丙戌,望祠木叶山。丁亥,女直太保蒲捻等来朝。戊子,猎于买曷鲁林。庚寅祠木叶山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42)|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